您当前位置所在位置:首页 > 留学国家 > 德奥  >  留学信息  > 德奥留学优势
转型焦虑中的德国教育
来源: 编辑: 日期:2011-01-22 浏览方式:  浏览次数:1564

考试:闭卷!
  沈奇岚
  在德国的大学,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对现有学制不满。每年都有大规模的学生上街游行示威,抗议收学费,抗议现行的“学士-硕士”制度。
  2009年11月30日到12月6日,这一整周是德国学生的罢课抗议周。“教育应该免费!必须改革!”全德范围的学生有组织地走上街头,要求德国政府改良目前“处于糟糕状态”的教育系统。
  在柏林的一次示威游行中,几百个学生用水枪、香蕉和彩色气球象征性地占领了一家住房抵押贷款银行。学生们喊着:“给银行那么多!给教育什么都没有!”参加游行的学生说:“我们并不想引起骚乱,只想让大家知道德国正在发生什么。为什么一家像这样的住房抵押贷款银行可以获得政府1000亿的资金来救市,而大学却在为如何继续存活而挣扎?教授的职位被一再裁减,这难道还是一个福利国家吗?”
  让大学生们不满的不仅仅是政府在社会资源分配上的偏向,还有新的学制改革制度。
  2010年起,德国大学全面实行新的高等教育学制。这项改革的直接后果之一,就是曾让德国人引以为豪的威廉•冯•洪堡创立的大学传统高等教育的学制将彻底改变。按照洪堡的设想,大学应当以知识和学术为目的,而非培养实用性人才的所在;大学应当追求科学的探求,追求个人的道德和修养,不被政治、经济利益所左右。但是如今的学制改革,使得潜心科学和学术成了一种奢望。
  1999年6月19日,来自欧洲29个国家负责高等教育的部长们共同签署博洛尼亚宣言,德国的教育系统开始进入相应的“博洛尼亚进程”。这无疑是全球化视野下的举措,为了促进欧洲劳动力市场的公平和流通性,欧洲的高等教育体系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加透明的系统,建立一个兼容的学分体系,并且采用三级学位制——学士、硕士和博士。一个共同的框架将欧洲的高等教育体系带入了一个通行的欧洲制式。
  增强德国大学毕业生在劳动力市场的竞争力,增强德国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,是德国教育改革的两大目的。但新的学制改革方案,却也给大学生带来了新问题。
  改革之前,德国大学的第一学位是硕士,需要五到七年来完成。毕业生往往在欧洲的劳动力市场上面临年纪过大、缺乏工作实践的情况。在尖端研究领域,德国的人才往往选择去英美国家进行科研,这对德国而言无疑是一种人才流失。
  改革之后,原有硕士课程的基础部分剥离为三到四年的学士课程,学士毕业后可以另行选择其他硕士课程。原有硕士的研究阶段成为新学制里一到两年的硕士课程,总体看来大大缩短了大学时间,提高了学生选择的灵活性,劳动力市场也将迎来年轻的德国大学毕业生。
  “改了学制之后,所有的学习都是为了攒学分。比如上课全勤1个学分,做一个报告2个学分,写一篇论文2个学分。如果我只需要4个学分,我必须满足这全部要求,还多出一个无用的学分来。”卡特琳娜是新学制下的大学生,她本来选择了哲学和宗教学课程,理论上三年就能结束学业。可是学到第二年,她觉得哲学不适合自己,于是就换成了汉学,那就意味着她需要重新积攒学分。因此,她至少需用五年才能完成学士学位。而在原来的学制里,她本可以用这些时间拿到硕士学位。“现在的学制比原来的僵硬很多。大家学习就是为了一个、两个学分,一点都没有乐趣。”卡特琳娜抱怨道。
  新的学制为了兼容原有学制,提出各种学分换算方法,这就把问题更复杂化了。“我有一次参加教育系的课程。第一堂课两个小时,老师就在回答几十个学生的问题,告诉他们需要做些什么事情,是通过考试还是做报告来换得相应学分。天哪,一共有17种学分模式!谁搞得清啊?”迪莱是教育系的硕士,她在教育系担任助教的两年时间,基本都用在解答不同学生如何获得相应的学分上。“教授们自己也弄不清楚,到底谁需要什么样的考试。”
  新学制被人诟病最多的是“小学化”。新学制下,大学生在学期末一周里要参加6门闭卷考试,德国著名社会学家图庐尔(Tyrell)说:“至今为止的德国大学,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学生。”在他的大学时代,衡量成绩的依据是论文,是口试,是和教授的思想交锋。但现在,小学里盛行的评价模式被搬到了大学校园,闭卷考试取代了一切,因为这样更便于学分计算。
  大学本该是年轻人追求自由和独立精神的殿堂,如今在全球化和市场化压力下,德国大学日益成为劳动力的训练工厂,年轻人被批量生产,被批量测试。为了拥抱全球化的21世纪,德国高等教育正远离洪堡的大学理念。
  很明显,德国教育在转型之中阻力重重。学生们并非不理解新学制的优点,但是如果不配备合适的教学课程,没有更多的教学力量,那无疑是老酒装新瓶。
  另外,目前的学士课程触及到了教育机会是否平等的核心问题。很多德国大学生在读书期间都有打工经历,每周工作10到15小时,一个月可以赚取300到400欧元的生活费,刚好应付日常开销。但是如今,繁重的学士课程挤占了学生们的空闲时间,他们每天做功课到深夜12点,不可能再有时间去打工。加上德国大学开始收取学费,读大学意味着沉重的经济负担。许多穷人家的孩子因此不得不放弃大学梦,而去就读职业学校,或者进入其他经济负担较轻的教育系统。
  德国教育一贯奉行的“平等”原则,在新学制里被严重损害。教育本是帮助出身底层的学生进入社会板块流动的工具,但现在这个教育体系正在妨碍社会板块的流动,家庭经济条件不理想的学生不得不咬紧牙关在深夜打工,或者干脆放弃大学梦。
  平等和自由——德国教育一直孜孜以求的终极目标,在新学制开始运作后,渐渐走向了尴尬的对立面。德国学生愤怒得有道理。
打印本页 】 【 关闭窗口 】【 返回TOP
  相关阅读
 
帆之都国内分支机构
成都028-85566392
帆之都海外办公室
新西兰地图 新西兰:0064-9-6262218
  • 新西兰
  • 澳洲
  • 加拿大
  • 法国
  • 美国
资深顾问
  • 移民部
  • 英/美
  • 美国
  • 意大利
  • 法国
  • 西班牙
  • 奥地利
  • 德国
  • 俄乌白
友情链接
北京帆之都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© 2008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富华大厦F座8层8C  京ICP备05085901号
学校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大红罗厂街丙2号金泰集团二层
电话:010-51667188 传真:010-65536201 E-mail:jamesz@fanzhidu.com / jamesz@public.bta.net.cn 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08-2018 FanZhiDu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 技术支持:北广艺

广州:020-38915933

唐山:0315-2029166

温州:0577-88801280
沈阳:024-62266989


晋城:0356-3056220

西安:029-83665624


南宁:0771-4797335
长沙:0731-82859359
上海:021-62115882

成都:028-85566392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964号